首頁 > 新聞中心 > 政策解讀
    中國教育:拿什么面向未來?
    【摘要】:
    ? ? 【核心提示】在2012年“教師節”來臨的時刻,重新審視中國教育存在的問題是有益的。只有對當前百病纏身的中國教育體系進行一次徹底的大修,中國教育才能勝任未來中華崛起的需要,才能承擔起民族振興的重任。否則,一切皆無從談起。

      在山寨扼制了創新精神,阻礙了中國邁入創新型國家的步伐,教育,尤其是青少年的教育非常重要,因為國家的未來掌握在年輕人手中,而這部分人應該是最有創新精神的一個群體。因此,改革和重構中國的教育體系刻不容緩。

      在開始本文議論之前,先看下面一則公益廣告。這則廣告曾在中國某國家級媒體上播放很久,描述了一位小學生與母親的對話:

      女兒:今天上語文課,我們老師批評我了。

      母親:為什么啊?

      女兒:老師問“彎彎的月亮像什么……?”,我說像香蕉。

      母親:對啊,彎彎的月亮是有點兒像香蕉啊。

      女兒:老師說:“錯了!彎彎的月亮只能像小船!”

      母親:……(無語)

      看到這里,我相信多數人會明白,為什么我們這樣一個泱泱大國會缺少創新精神。上述對話令人悲哀卻又毫不含糊地揭示出,孩子天真的想象力,正處萌芽狀態的創新意識就是這樣被扼殺掉的。類似情形每天都會出現在這個國家的某個課堂上,長期在這種模式下培養出來的孩子,我們能指望他們搞什么創新嗎?不大可能。說實話,這樣的孩子長大以后不“山寨”、不貽害社會就已經很不錯了。

      在上述情景中,小孩講的無疑是真話,屬于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說之類,然而這卻不是老師希望聽到的話,也不是老師認定的正確的話。老師的批評或許會使孩子從此變得躡手躡腳,逐步喪失孩子應有的天真、爛漫和想象力,孩子率真的天性也因此漸漸泯滅。他們不再說心里想要說的話,而是開始揣摩老師喜歡的話,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得到老師的肯定和表揚。

      問題是,我們要說“正確的”話還是說“真(心)話”?這一問題不要說小學生,即使是成年人也常常糾結。什么是正確的話呢?依據上述對話看,正確與否全憑老師說了算,老師的答案似乎也不是經過獨立思考而得,而更像是大家喜聞樂見的。如歌曲“彎彎的月亮”,只是其中一句歌詞與小船有關,老師便想當然地認為彎彎的月亮只能像小船。如果刨根問底的話,我們會發現老師講的不僅不正確,而且還很荒謬。實話實說的科學家或許會提供這樣的答案,“月亮既不像小船,也不像香蕉,月亮就是月亮!”可見,面對一群富有想象力的孩子,“彎彎的月亮像什么”這樣的問題應該有無數種答案,甚至說沒有答案。教師的所謂答案不僅抑制了學生的想象力,而且有意無意間還在教唆學生講假話。難怪,現在中國不少小學生就已經懂得了溜須拍馬之術。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倡導的真人教育觀——“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今天已經很難找到踐行者了。

      在很多場合,由于人們的認識和觀察問題的角度不一,因此,人們對于什么是正確的往往會持不同意見,而現實也確實存在沒有答案的情景。恰是這一留白為人類的想象力提供了無限的空間,展示了世界的豐富多彩性,盡管它常常引發人們的爭執。

      如果說想象力是與生俱來的一種珍貴天性,那么,上述對話揭示出,正是當前教育模式扼殺了孩子尚處萌芽狀態的好奇心、想象力和創新意識。說一句不夸張的話,正是這樣一種泯滅人性的教育方式導致了我們的教育體系出現了問題,難出大師,無法培養出具有創新精神的世界級人才。這樣的教育方式不僅誤人子弟,而且禍國殃民。一些教育專家發現,現在的學生比30年前的學生弄虛作假的多了,說假話的多了。從這一點上看,中國龐大的教育系統不僅未培養出大師級人物,甚至連符合現代社會要求的正常人都快生產不出了。為此,中國不少有識之士早已指出,當前的教育模式已經阻礙了中國社會與經濟的健康發展,到了不改革就不行的地步。

    ??? 媒體報道,國內某知名作家因為覺得“學校教育讓人心里沒底”,認為學校不重視對孩子的品德教育,混淆了思想道德與品德教育的界限,于是在其兒子上過小學之后便退學回家。自此,這位作家父親肩負起教育兒子的重任,親自編寫教材,20多年未間斷。這種類似私塾的,自給自足的教育方式,在多數人看來屬于典型的“倒行逆施”,但恰是這種看似無力的反抗抽了中國教育模式的一記耳光。

      目前中國越來越多的有錢家庭,一有條件便會選擇送孩子去境外接受教育,不少高考狀元也放棄國內名校去香港等地就學,所有這些都反映出學生和家長對中國教育的失望。近幾年,越來越多學生家長開始購買幾十年前民國時期出版的小學課本,表達了對當前教材“假大空”的不滿,這種“向后轉”的方式在不少家長看來卻是“面向未來”的一種選擇,盡管實屬無奈。這些具有諷刺意味的現象著實令人大跌眼鏡,我們的教育者現在甚至編寫不出幾本像樣的受民眾歡迎的教材。

      應該說,經過30多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社會與經濟等諸多事業都得到了長足發展,用硬的指標衡量,變化可列一長串,但一想到學校的大樓并不意味著大師,我們即刻變得清醒起來,因為軟的指標更加重要,尤其對于教育這一與人類精神生活密切相關的“軟”領域更是如此。當我們對歷史稍作盤點時,發現教育其實是中國諸多領域中最頑固、改革最滯后的一個部門,這主要體現在教育理念、人才培養方式以及辦學自主權等方面。目前中國教育領域中的關鍵問題與30年的相比并無多大起色,在某些方面依舊是鐵板一塊,改革可謂舉步維艱,一些束縛人的思想的作法依然存在。

      1983年,鄧小平為北京景山學校題詞:“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如今30年快過去了,重提鄧小平這句實實在在的口號,反思中國的教育,會發現它在某些方面距離現代化,距離世界,比30年前還要遙遠。一個簡單的判據是,無論是現代化還是世界,抑或未來,都包含著對人類共同創造精神財富的認可和接受。教育尤其是初級教育本來應該是超越黨派和意識形態的,以培養人的品行操守如誠實守信為己任。然而,現實是,教育部門至今仍打著“中國特色”的旗號,排斥并拒絕普適價值,在教學活動中強力推行愚民教育。最突出的便是,有增無減的意識形態教育比30年前有過之而無不及,這種強制洗腦明顯有悖于“面向世界”,也和“面向未來”沒什么關聯。

      從體制上看,中國教育實行的仍是計劃經濟時代的那套東西,這是導致目前教育弊端的罪魁禍首。過去幾年,社會各界有識之士紛紛對中國教育領域存在問題進行過清算和鞭撻。如有學者指出應該取消教育部,設立一個教育督管委員會即可。理由是,當前教育部門開展應試教育,扼殺個性;排斥經典,導致教材質量的降低;自我授權,濫用公權;設租尋租,導致腐敗;制造地區歧視,褻瀆平等;破壞弱勢群體的教育,壓制民間教育。另一些學者認為,當今的中國教育還不及1949年的情形,并指出中國教育的最大失敗是說假話不臉紅。總之,目前的教育體制導致了整個國家教育質量低下,貽誤了中華文明的未來。

    ???? 這幾年,社會各界對中國教育的批評不絕于耳,教育也成為社會公眾抱怨最多的領域之一。一些學者在提到中國教育存在的問題時,還不惜用最“惡毒”的辭藻,如有專家暢快地痛斥道,中國教育要么是“死要面子”,要么是“死不要臉”。結果是,中國教育死路一條。中國教育體制中存在一種類似“皇帝新衣”的機制,這一機制會使得最初的“死要面子”完成向“死不要臉”的神奇轉換。例如,人人都知道目前學校設置的一些課程無用,應該取締,但人們又無可奈何。因為對當事人學生而言,如果拿不到這些乏味課程的學分,就畢不了業。中國教育如此這般的“死要面子”必然會走向另一種極端,因為“死要面子”的人為了圓一個謊往往會炮制一個更大的謊,結果距離真相越來越遠,此時再抱著本就不存在的“皇帝新衣”便屬于不擇不扣的“死不要臉”了。

      類似例子還有很多,教育領域近幾年爆出的腐敗案件和丑聞充分說明上述指責并非空穴來風。我們還可以引用一位外國同行的話,耶魯大學前校長施密德特公開撰文嚴厲批評中國的教育者,稱“我們沒有理由尊重他們,因為他們既不為人師表又不教書育人,實際只是在教育崗位上發自己的財!”這樣一句出自外國同行通徹的話語,估計會令中國不少的教育者無地自容,顏面丟盡,如果他們還有些羞恥心的話。

      既然教育要“面向世界,面向未來”,我們就需要首先弄清國外尤其發達國家辦教育的理念,并切實落實那些經過國外同行證明是行之有效的作法,只有這樣,中國的教育才能面向世界,也才能跟上國際潮流。我們要特別警惕那些以中國國情特殊為名,實則排斥國外先進經驗和普適價值的做派。

      提到西方國家的教育理念,不能不提到尼采。這位對西方社會乃至人類文明都有重要影響的哲學家強調,教育的真正目的是培養出有創造力的個體,這些個體能夠為其生命、信仰和價值承擔責任。當今西方主流的教育理念與尼采所宣揚的人性真實(human authenticity)本質上是相通的,尼采的“成為你自己”早就是教育研究領域的一個熱門命題。這里的“authenticity”有誠實、可信賴和真實之意。反觀中國的教育,有多少是圍繞誠實、可信和真實而設計和努力的呢?中國社會“正能量”的缺失,教育部門應該承擔怎樣的責任?依照尼采的教育哲學,那種抑制人性自由發展,導致人不誠實的教育模式都必須立刻廢止,這種教育模式培養出來的人,永遠也不可能成為具有創造力的個體,更不可能為生命、信念和價值承擔什么責任。

      在2012年“教師節”來臨的時刻,重新審視中國教育存在的問題是有益的。只有對當前百病纏身的中國教育體系進行一次徹底的大修,中國教育才能勝任未來中華崛起的需要,才能承擔起民族振興的重任。否則,一切皆無從談起。

    鲜花直播app下载-花样直播app-花样直播下载官网